您好,欢迎光临普乐新能源(蚌埠)有限公司官方网站!

普乐新能源公众号

光伏产业红与黑 需求寒冬背后暗藏分布式春天

光伏产业红与黑 需求寒冬背后暗藏分布式春天

发布日期:2016-10-10 10:04 浏览次数:

  2015年是光伏行业的高歌猛进之年,下游需求的高速增长带动中上游过剩产能的消化,产品价格趋稳,行业利润上升,光伏企业纷纷实现了营收和利润的双重增长。而仅在2016年一季度,中国新增光伏装机量更是骤升至7.14GW,接近2015年全年新增装机量的50%。

  2015年是光伏行业的高歌猛进之年,下游需求的高速增长带动中上游过剩产能的消化,产品价格趋稳,行业利润上升,光伏企业纷纷实现了营收和利润的双重增长。而2016年一季度中国新增光伏装机量更是达到了7.14GW,接近2015年全年新增装机量的50%。

  利润的增长使得主要制造企业扩产意愿强烈。2015年下半年以来,以天合、晶科、阿特斯为首的光伏制造企业开始掀起新一轮的扩产潮。而在2016年上半年,产能过剩的隐患被火爆的市场行情掩盖,进一步刺激了制造企业的扩产意向。但随着“6·30”的结束,制造业高速扩产的同时,需求端已经开始出现松动迹象。

  只是在行业大周期向下的环境里,这一次产能过剩的问题将显得更为严重。产能过剩的风险开始初现端倪。这一次的冬天,或许比以往来的更为寒冷。未来的出路在哪?答案是:分布式光伏。在众多业内人士看来,分布式的发展符合国家的政策导向,并且不受限电、补贴拖延、竞电价政策的影响,未来的发展存在巨大的市场空间。

  三季度压力大

  “6·30”始于2015年年底国家发改委下发的《关于完善陆上风电光伏发电上网标杆电价政策的通知》。这份通知明确:2016年一类、二类资源区的地面光伏电站分别降低10分钱、7分钱,三类资源区降低2分钱。

  但通知限定:2016年1月1日以后备案并纳入年度规模管理的光伏发电项目,执行2016年光伏发电上网标杆电价。2016年以前备案并纳入年度规模管理的光伏发电项目但于2016年6月30日以前仍未全部投运的,执行2016年上网标杆电价。

  受这个政策影响,上半年国内兴起了一轮光伏电站抢装潮。据国家能源局统计,仅第一季度,全国新增光伏发电装机容量就达到7.1GW,接近2015年全年光伏装机容量的一半。抢装潮推动了中国光伏电站的建设,但降价政策也传递一个明确信号:西北部地面电站逐渐趋于平稳,下一个巨大潜力市场正在向东部转移。

  对于下半年市场,光伏资深人士吕锦标预计,下半年中国市场安装量估计在8到10GW,加上印度、美国等主要市场,总体不会有大的波动。“但由于中国‘6·30’的影响,三季度压力更大,在光伏各制造端形成交易量和价格的低洼。”

  而在中国循环经济协会可再生资源专业委员会政策研究部主任彭澎看来,“6·30”之后,新项目将以竞价模式分配指标,开发商也会尽可能压低光伏组件价格,这将导致组件端的竞争加剧。另一方面,组件生产厂商从2015年开始扩产。厂商在降低成本的同时也会加大市场端竞争,导致组件价格承压。

  部分地区弃光限电严重

  而在光伏抢装“热闹”的背景,却隐藏着重重危机。近些年,我国光伏产业在经历了粗放式发展,已然走上了危险的“十字路口”。非常态化是光伏业发展的“标签”,光伏发电结构不平衡,发电消纳一直是阻碍光伏产业健康发展的一个难题。有分析文章认为,2016年上半年,新增光伏电站规模很可能超过了15GW,留给下半年的空间不足3GW,这也意味着,今年下半年光伏电站并网量将不及上半年。

  国家能源局日前发布的最新消息表示,一季度,全国累计光伏发电装机容量达到5031万千瓦,比上年同期增加52%。一季度光伏发电量118亿千瓦时,同比增加48%。然而,全国弃光限电约19亿千瓦时。主要发生在甘肃、新疆和宁夏,其中甘肃弃光限电8.4亿千瓦时,弃光率39%;新疆(含兵团)弃光限电7.6亿千瓦时,弃光率52%;宁夏弃光限电2.1亿千瓦时,弃光率20%。

  厦门大学能源经济和能源政策协同创新中心主任林伯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弃光率居高不下,对于企业和整个社会效益都是一种资源浪费。而之所以我国部分省份出现弃光限电的问题,与电网建设滞后、市场缺乏配套以及火电装机不断增长等因素有很大的关系。

  能源专家尚颜则认为,在经过2016年上半年的抢装潮之后,我国的电站规模进一步扩大,这无疑加大了弃光限电问题继续恶化的可能性。

  其实,在我国一些出现弃光限电的省份,国家能源局在此次《2016年光伏发电建设实施方案的通知》中也首次把弃光限电严重、并网环境恶劣以及新能源消纳困难。除了甘肃等地区实行了“限制令”,《通知》规定了北京、天津、上海、重庆、海南以及西藏等6个地区不设建设规模上限。

  分布式迎春天

  那这是否意味着,光伏冬天不远了?显然,对于光伏发电行业来说,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因为中国大力鼓励光伏发电的发展,前景光明,需求旺盛。但与此同时,太阳能行业产能严重过剩,光伏发电成本依旧过高,并网等流程、程序等依旧有很多改进空间。不过,历史的发展表明,更清洁,更环保的能源将成为首选,光伏发电行业在政府的鼓励之下,必将迎来飞速的发展。随着西北部地面电站逐渐趋于平稳,下一个巨大潜力市场正在向东部转移,而分布式电站是主流。

  政策天平率先开始倾斜。日前,国家能源局下发《关于下达2016年光伏发电建设实施方案的通知》,提出2016年全年光伏装机目标为18.1GW,其中普通光伏电站规模12.6GW,光伏领跑者基地规模5.5GW,同时明文规定“利用固定建筑物屋顶、墙面及附属场所建设的光伏发电项目以及全部自发自用的地面光伏电站项目不限制建设规模”。

  文件一经公布,业内有识之士不禁奔走相告,分布式光伏的春天就要来了。但分布式行业的痛点不可忽略。“小而分散的规模进一步提高了并网难度、25年运营周期所涵盖的配件质量风险、安装环境复杂带来的安全隐患以及业主资质问题可能影响的电费回收风险、安装过程不规范导致的电站质量隐患以及以上各种问题直接影响了资本的进入。”上海新能源协会会长朱元昊坦言,所有这些痼疾都指向了“风险”两字。

  为银行业首涉分布式光伏的代表,招商银行对于这种来自产业内核的风险,有不同理解。招商银行徐一日前公开指出,“能源未来在光伏,光伏未来看分布式,而分布式的未来只能在全民,因此分布式光伏的爆发势在必行。”徐一认为,有前瞻性和行动力的金融机构必会抓住这一大潮,成为分布式光伏引爆的“燃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