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普乐新能源(蚌埠)有限公司官方网站!

普乐新能源公众号

完善光伏发电补贴 “追日”之旅再出发

完善光伏发电补贴 “追日”之旅再出发

发布日期:2016-10-03 10:02 浏览次数:

  中国光伏行业协会秘书长王勃华近日表示,2015年我国新增光伏发电装机约15GW,同比增长逾40%;全国光伏发电累计装机量达到约43GW,超越德国成为全球光伏累计装机量最大的国家。

  “近年来中国光伏发电快速发展,成为能源生产和消费方式变革的一大亮点。”国家发展改革委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局长努尔·白克力用高度凝练的语言,表明“中国光伏”已成为“十二五”能源发展不可替代的闪耀标签,这是光影沉浮、云开渐明的五年。

  五年风云激荡,改革与发展的强音雄浑铿锵,机遇与挑战的考验发人深省;五年波澜壮阔,转型与升级的呼唤清晰响亮,国情与使命的课题深入人心;五年探索实践,品质与优化的选择坚定不移,清洁与高效的涅槃之路全面铺开;五年涅槃重生,绿色与洁净的潮流势不可挡,成熟与理性的疾驰脚步引领世界。

  “十二五”期间,我国光伏发电装机从2010年的89万千瓦起步,到2015年底定格4318万千瓦,规模体量实现了超过48倍的扩充,提前半年完成“十二五”规划提出的3500万千瓦装机目标。这意味着,光伏成为继风电之后我国第二个完成“十二五”规划装机目标的能源种类。

  政策短板

  然而,作为一个先天基因较为薄弱的行业,光伏企业从诞生伊始就高度依赖政府的扶植,因此政策一旦发生风吹草动,行业发展轨道都可能会因此发生“偏离”。而其中对光伏行业影响最大的则是补贴政策的变动。

  目前,中国传统火电发电成本大约0.4元/度,而光伏发电成本达到0.9元/度,存在着巨大差价。离开补贴,光伏几乎毫无优势可言。而补贴政策的“因地制异”却是该行业最大的痛点。

  “我们遇到最大的问题就是各地政策不统一,盈利模式不明确,我们投入这么大,什么时候能够收回成本,现在都没有一个定论。”东莞一家光伏业上市公司负责人表示。

  “光伏业的政府支持主要是三方面,一个是在建设的过程中有相应的补助,全国还没有形成统一做法。二是盈利模式不健全。卖电给国家并网的时候能有多少优惠,有多少盈利给企业,也无统一标准。第三是扶贫补助。村民装光伏产品,国家有相应的补助,甚至免费装,但这方面同样也缺乏统一政策。”上述负责人表示。

  2015年,随着全额上网项目被国家电网一纸行文叫停,0.42元/千瓦时的补贴和差额都随之取消,光伏投资企业只能拿到脱硫电价。这对于尚未找到盈利模式的光伏企业而言无异于“雪上加霜”。

  不仅如此,税收标准的不统一也妨碍着光伏企业的发展。“比如做大型的光伏管,不可避免地会占用一些土地,因为要铺开,那么占有这些土地是属于什么类型,是不是要征收土地税,不同地区的政府又有不同意见,如果作为土地开发来征税,将包含印花税、土地使用费、办理土地证、赔偿村民等庞大花费,但有的地方却觉得这是一个新能源,不应该作为建筑物来征税。这就会出现两种完全不同的成本计算。”上述东莞企业负责人表示。

  将取消补贴

  国家发展改革委价格司电价处负责人侯守礼近日介绍,我国将完善光伏发电补贴标准,建立补贴逐步下调机制。考虑价格政策衔接、项目建设时期不同等实际因素,初步考虑制定差异化光伏发电补贴标准,并伴随产业技术进步逐步下调光伏发电补贴水平,直至取消补贴。

  侯守礼在近日举行的2016中国光伏领袖高峰论坛上介绍,在各项利好政策的激励下,光伏发电等可再生能源产业发展迅速,但也出现了弃光现象严重、补贴资金缺口加大等突出问题。光伏发电作为新能源发电类型,一方面需要政府继续扶持,鼓励发展;另一方面,从长远来看也必将走向市场,参与市场竞价。目前,以标杆上网电价、燃煤机组标杆电价间差价进行补贴的光伏发电补贴机制,存在与电力市场化改革难以衔接的实际问题。

  他说,要改革光伏发电价格形成机制,研究逐步将直接制定分资源区标杆电价水平转为制定价格形成规则,即上网标杆电价由当地燃煤机组标杆上网电价(含脱硫、脱硝、除尘)或市场交易价格,与定额补贴两部分组成,将现有差价补贴向定额补贴转变。同时,鼓励项目参与市场竞价,强化市场竞争在发电价格形成中的重要作用。

  侯守礼指出,要做好可再生能源配额交易机制研究。目前,国家能源局正在牵头研究推进可再生能源配额交易机制,发展改革委将积极配合,鼓励光伏等可再生能源发电企业通过市场交易获得相应收益,一方面减少中央财政资金的负担,另一方面通过市场机制优化能源资源配置、促进多产业的平衡发展。此外,要研究促进可再生能源就近消纳、储能发展的价格政策,促进可再生能源健康可持续发展。

  离开补贴也能发展

  光伏行业是否离开补贴就不能发展了?光伏发电电价到底是继续政府定标杆电价好还是引入特许权招标竞争好?请看一则美国德克萨斯州奥斯汀市的光伏发电电价。

  来自权威媒体的报道消息称,德州奥斯汀市可以说是美国太阳能采购价创新低的指标,2014年奥斯汀市市有电力公司奥斯汀能源原本与SunEdison签下每度电只要5美分购电合约,却突然间无预警抛弃SunEdison,转投Recurrent的怀抱,采购价下杀到略低于5美分,不过事隔一年,连当年不到5美分的采购价都显得买贵了,因为2015年报价直指每度电4美分。

  奥斯汀能源表示,2015年4月,奥斯汀能源提出600百万瓦容量的太阳能电力采购需求,以符合2025年以前有55%电力来自可再生能源的长期规划,结果总共有7,976百万瓦容量的太阳能发电计划投标,其中,有1,29.5万千瓦提出的电力采购价低于每度电4美分,也就是说,不管最后是由谁得标,奥斯汀能源这回采购价肯定会低于每度电4美分,约合每度电0.248元人民币。若加回美国对太阳能有30%ITC补助(税收减让),则约每度电5.71美分,约合每度电0.35元人民币。

  2014年奥斯汀能源与Recurrent的不到5美分合约价在当年看起来是破盘价,现在看起来却是贵了2成,这也体现了太阳能的发展,奥斯汀能源在2015年6月于市议会上表示,太阳能科技日新月异,价格也随时间直直落,更画出近年来德州太阳能价格下降曲线图,未来还有可能下探每度电2美分。

  不过美国太阳能也即将面临政策上的变数,ITC补助到期之后,价格将不可避免的上涨反应,但奥斯汀能源认为以太阳能降价速度,18个月内就能抵销补助取消的影响,因此,奥斯汀能源表示ITC只占决策时考量因素中很小的部分,奥斯汀能源并不会为了赶上ITC最后期限就一口气囫囵吞枣赶建全数60万千瓦容量发电设备。

  可喜的是国家能源局已经开始探索、试点,在大同搞了100万千瓦光伏电站的领跑者项目,通过招投标竞争选定业主。财政、税收、银行都应从支持新能源发展和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的大局,给予新能源行业扶持。